云宣讲 | 致敬!“老兵”单玉厚,用生命捍卫对党的忠诚

单玉厚-用生命捍卫对党的忠诚(1).mp3

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碗筷、一瓶打开的辣椒酱、常用的小药盒、撂在沙发上的外套……在滨海新区政协副主席、区应急管理局局长单玉厚的宿舍里,一切如昨,仿佛和平时没什么两样。可是,他却不在了。

2月22日早晨,单玉厚因劳累过度心源性猝死,享年58岁。他走的时候,还躺在床上、盖着被子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有人说:“老单是一觉睡过去了,再没醒来。”也有人说:“老单太累了!终于可以歇歇了!”

“再过一年你就退休了,我也退休了,咱俩就能每天待在一块了,多好!怎么就不等了呢?”2月24日上午,在单玉厚的宿舍里,妻子杨健愣愣地跪在老单走的那张床旁,脸贴在床垫上,手里紧紧攥着带有丈夫照片的工作证,默默掉着眼泪,半天没缓过神来,“50多天没回家了,我们等啊等,就等来这么个消息,人说没就没了,连句话都没留给我们老小……”

“我是当兵的”,单玉厚生前总是这么介绍自己。他军人出身,当好人民的子弟兵,是他神圣的职责;转业后,他热爱工作胜于一切,当好人民的勤务兵,是他光荣的使命;如今,在防疫战线上,他把自己当做一名能打善战的尖兵,用生命捍卫对党的忠诚。“担当尽责”这四个字,他已经做得足够好,但凡职责范围内的大事小情,从未缺席。即使在生命的最后24小时,心里惦记的依然是工作。

此刻,单玉厚最后的人生轨迹逐渐清晰:

1月24日,除夕,天津市启动应对新冠肺炎应急预案一级响应。就在当晚,作为滨海新区应急管理局局长单玉厚紧急赴命,提前抵达现场,做好“歌诗达赛琳娜号”邮轮突发事件应急准备。从那天开始,单玉厚就一直忙碌在疫情防控第一线......

微信图片_20100708074827_副本.jpg

2020年2月21日,这是从大年除夕夜起单玉厚连续战“疫”的第30天,也是老单在这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,最后的24个小时。上午他走访了一家提出复工申请的化工生产企业。 “防疫时期,安全生产更不能出乱子。”单玉厚给企业负责人把存在的问题一一指出,约定好三天后复查。回去的路上又临时决定去了一趟天津儿童药业有限公司。

午后,杨健不放心做过两个支架一个搭桥的老单,让儿子单鹏过来看看。爷俩聊了会儿家常,单玉厚问了问妻子和老岳母的身体情况,便急忙赶儿子回到工作岗位。

儿子走后,单玉厚在值班室躺了一会儿,下午2点半,又出发和一家企业负责人协商采购4万只口罩。

下午3点,单玉厚到区委常委会上汇报新区疫情防控物资调配。

下午5点,单玉厚回到区应急指挥中心,确认了一遍物资对接及第二天物资发放的安排。

晚上6点,司机刘金健看到老领导的脸色不太好,把他送回宿舍后,又给他煮了碗面,找出了心脏药,才放心离开。“等忙完这段,我就去医院看病。”刘金健一直记得老领导说的这句话。

晚上7点,单玉厚又给同事打了个电话,要他去看望前两天一位冒雪给企业服务时不慎受伤骨折的年轻同事。

转业来天津10多年,没在家过过年,“不管是半夜2点还是3点,有事一个电话就走,一走就是一、半个月。今年刚进腊月就说三十、初一值班。”杨健一遍遍翻着手机里和老单的通话记录,却鲜有超过2分钟的通话时长。“哪怕多跟他说几句话,嘱咐嘱咐他注意身体呢。

在单玉厚的工作笔记里,我们找到这样一句话,“硬在本质,硬在能力,硬在作风”。这也是他一直以来为人做事的本色。16岁单玉厚参军入伍,成为一名飞行员,30年军旅生涯,更是锻造了他不惧艰难,一心为公的铮铮铁骨。

如今斯人已去,斯名长留。单玉厚用忠魂书写下了天津抗疫悲壮的一笔。我们要坚信新冠一疫,即将迎来最终的胜利。那时,人民永远不会忘记;那时,胜利的泪水将告慰抗疫将士的英灵!


公众号